# #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资讯 > 公司发展  
 
公交“回购”后……
日期:2011年01月18日 浏览次数: 字号:[ ]
  (记者 周冰 特约记者 田留军 蒋长生)2010年今年5月,我市出资2900余万元,赎回五年前卖给民营老板的公交公司;8月份,恢复纯粹“国有血统”的泰通公交重新上路。营运近3个月来,由政府提供公共产品的服务模式与“市场化”运作下的私营经济究竟孰优孰劣,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了解。
    回购前:利益至上 引发公共服务危机
    一谈到乘坐公交车的经历,家住联盟新村的郭莲芝就有点“惊魂”。今年正月十四,寒冷的天气冻得人瑟瑟发抖,汽车西站公交站台附近等候公交车的市民格外的多,当郭莲芝一群人正在避让一辆停靠的出租车时,一辆公交车从出租车后面猛然超过来,戛地停在她的身边。“我当时只感到‘呼’的一声,差一点就撞到我。”当郭莲芝和记者说起那次乘公交车的经历时,还心有余悸。
    与郭莲芝不同的是,私营业主李军更爱开着自己的“座驾”出行,但对公交车他却也有着自己的忌惮。“以前我一到鼓楼路就紧张,深怕那些公交车像脱缰的‘野马’一般,从身边呼啸而过……”。
    究其原因,这些时而发生的“惊魂记”无不与公交私营所产生的切身利益直接挂钩。
    “城市公共交通具有很强的社会公益性,必须将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无论盈亏都不能将成本或亏损通过涨价转嫁给乘客,还必须承担社会公益性支出,这决定了其微利甚至无利的行业特性。而资本是追求逐利的,其放在首位的必然是经济效益,公交行业完全市场化的定位势必加剧与其公益属性的矛盾。”作为在公交系统中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员工,市泰通公交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冬生对公交“回购”深有感触。
    公交车作为市民出行的重要依靠,事关民生之本。一个明显的事实就是,长时间的亏损经营,必然导致服务质量出现大面积缩水。原5路北线是公交“回购”前由红星美凯龙发往汽车东站的一条班线,由于乘客稀少,公交企业就对这条线路实施“缩水”:营运车辆由原来的6辆缩减到3辆,班次时间也由原来的10分钟一班延长到20分钟一班。追求经济效益的最大化可见一斑。
    “一石投水,满池皆活”,曾经是很多人对公交市场化改革的评价。当稳定微利时,行业还可保持稳定发展。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旦成本增加,行业利润减少甚至面临亏损,又得不到相应补偿时,企业顾及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必将大幅压缩成本,裁减人员,逃避社会责任,降低服务质量,进而带来安全隐患,甚至影响社会稳定。孙冬生说,“市场化”运作的利益性正是导致公交车上路后乱象丛生,交通违法剧增的祸根。
    回购后:“赔本生意”为发展  “公交优先”买单
    近年来,我国众多城市的市内客运交通正大力发展以大容量、快速度的大公交系统为主,以其他交通工具为辅的“公交优先”发展方式,其核心就是方便市民出行,做到百姓优先、畅通优先、公共利益优先。而要实现这点,“市场化”运作显然不切实际。此时,政府买单,做“赔本生意”成为解决问题的不二法门。
    “空调车一开一停间就要消费0.8元,普通车也要0.4元,可以说,现在的公交车一发动就要亏损。”孙冬生告诉记者,公交公司“回购”三个月来基本每个月都处在亏损状态,8月份亏损额达到了88万元,往后平均每月的亏损额也将维持在80到90万元之间。明知亏损,为何政府还要“回购”,孙冬生表示,只有通过政府“回购”,才能为“公交优先”发展解决后顾之忧。
    “今年,我市在回购原公交公司的基础上,新购置50辆金龙空调公交车,通过调查,适时调整了6条线路,新增加了2路、6路公交线路,设置站点181个,公交线网覆盖到主要大型社区、学校、商场,300米服务半径覆盖率达70%,500米服务半径覆盖率超过90%。而这在公交‘市场化’经营体制下根本难以实施。”看着公交“回购”后发生的巨大变化,孙冬生不无感慨。
    家住中丹金色家园的市民楚国民,今年76岁,原来住在水关桥附近,今年拆迁后,楚老的子女为其在中丹金色家园重新购置房产。虽然居住条件改善了,但他却为饭后逛上两圈发了愁。“人老了,就喜欢到处逛逛,再加上以前那些老邻居,这份感情实在是丢不下啊。”楚老告诉记者,前些日子他听邻居说现在老年人乘坐公交能享受到优惠,就拉着儿子到公交公司,询问后得知,不仅18路会直接从其小区门口经过,而且像他这样年龄的,还能免费乘坐公交车。现在,手握老年卡的楚老不仅常常约上一两名老友上街“压压马路”,还能坐车直接到儿子家享受一番天伦之乐。
    “目前,在校学生只要预交400元,就可在一年内不限次数乘坐市区无人售票公交车,7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交纳20元保险费,60-69周岁交纳120元,也可在一年内不限次数乘坐市区无人售票公交车。同时,革命伤残军人凭伤残军人证,现役军人凭军官证或士兵证等有效证件,残疾人凭残疾证等也可在市区乘坐无人售票公交车时享受到一定优惠。”孙冬生表示,提供足够有效的公共服务,既是政府职能,更是政府责任。现在,正在推行“四稳”运作(即:起步稳、运行稳、转弯稳和停车稳)和“五车”服务(即:坐快捷车、方便车、安全车、满意车和舒适车),力争让市民享受到“最优”的出行方式。
    【记者感悟】
    在公交公司“回购”前期,记者曾不止一次听到诸如“公共产品市场化死路一条”、政府从“卖”到“买”经历了“否定之否定”之类的言论,“市场调控”的失灵让“政府回购”引来一片叫好。但在这满堂喝彩中,我们需要冷静追问:为市民提供便捷、廉价的公共交通,无疑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城市公交运营,至少在目前仍不可避免要与市场经济挂钩,此时,政府部门如何才能做到“公益性”与“市场化”统筹兼顾,更好地满足广大市民出行需要?
    记者认为,不同于南京等地公交多元资本参与的发展模式,我市公交体系已完全由国有资本控制。这就需要政府针对公交运营成本不断增加的现状,不断健全和完善扶持行业发展的补贴补偿政策,变“补窟窿”为挂钩公交公司的社会贡献力,从改善运力、实载率、服务质量等方面着手,杜绝公共服务的缺位,让每一位市民真切享受到公交优先发展带来的实惠和便利。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